話劇《命中注定》首演 讓所有人血脈賁張

2016-09-24 09:27:00

大雪和丫頭
大雪和丫頭

風箏
風箏

小雪和穆居易
小雪和穆居易

朱煥然大雪婚禮
朱煥然大雪婚禮

朱煥然和穆居易
朱煥然和穆居易

  2016年9月23日,時隔八年再次登上戲劇舞臺的殘酷美學話劇《命中注定》在北京隆福劇場首演,開演前一小時,隆福劇場院內已經門庭若市,仍有許多觀眾至售票處購票。開演后現場座無虛席,著名演員楊立新、趙秦,著名主持人敬一丹、歐陽夏丹、章偉秋,著名編劇毓鉞,紛紛走入劇場觀看本劇。

  隨著演員的表演和情節的展開,近期熱門關鍵詞及事件:王寶強、王石、徐玉玉、各行業惹事被開除的“臨時工”、打老虎、中國男足化作一個個包袱逐一登場。觀眾在整場演出中前半場笑聲不斷,后半場潸然淚下,另外,《命中注定》對音樂的運用讓人驚喜,導演閆銳在演出中融入了空鼓、木魚、箱鼓等樂器的現場演奏,配樂不失時機地為《命中注定》營造氛圍,鋪陳劇情。

  話劇《命中注定》的結尾處,男主人公穆居易喊出了這樣的臺詞:來吧,諸位,扯斷線繩,讓風箏遠離地面,自由飄蕩,讓它像旁若無人的青春,像不計代價的囂張;像沒有前提的緣分,像奮不顧身的癡狂。一年當中,咱們起碼得有這一天,不顧現實,只談理想!觀眾散場后表示:兩個半小時的精彩演出讓大家重新開始審視自己的愛情,愛情的憧憬是否真的敗倒在現實的殘酷下,對命運的不甘是否真該敗倒在現實的殘酷下?所謂殘酷美學,大概是這樣的意思吧。

導演和演員謝幕
導演和演員謝幕

監制尹韜
監制尹韜


  《命中注定》,改編自明清天才文人李漁的傳奇劇本《風箏誤》。它講述的是學有所成、?灑飄逸的風情書生穆居易,因無親無故、沒錢沒勢,只能依附于腰纏萬貫但丑陋至極的富二代朱煥然,他夢寐以求要自己單飛創業,而朱煥然以還沒有幫自己找到改良家族基因的老婆為由,拒絕給穆居易錢。因為放風箏,穆居易以朱煥然的名義無意之中與富家白富美程小雪產生了愛情,正去找朱煥然要錢準備去娶小雪之際,朱煥然卻正好在朋友們的介紹下也要去娶小雪。穆居易因為怕朱煥然發現自己盜用老板名義與未來的老板娘約會而不敢承認與小雪的關系,而此時,小雪的父親程浦因為家道中落,已經把小雪許配給了國中最高級別的官員。朱煥然上門提親,程浦不愿放棄朱煥然這塊肥肉,就決定偷梁換柱把自己雪藏的丑女兒大雪聘給丑陋的朱煥然……利益與欲望的雪球越滾越大,最終失控,錯點鴛鴦譜式的喜劇變成了悲劇,穆居易最終因為朱煥然開出的大價錢而放棄了小雪,本深愛穆居易,把愛情看得比生命還重的小雪自殺。成為了成功人士的穆居易,榮華富貴但愧疚一生,在即將死亡的彌留之際,發出了話劇結尾處的呼號。

  演出出品方此次打出了《命中注定》的宣傳關鍵詞:殘酷美學。尹韜表達他不是戲劇科班出身,不懂這些理論,但自己的戲的確在試圖追求中國傳統美學的話劇表達,而且劇情還都有殘酷的一面。這部《命中注定》是尹韜系列古典愛情悲喜劇中最殘酷的一部,因此, “殘酷美學”,無關學術,如有雷同,純屬巧合。

  約翰??列儂曾經說過:我感興趣的是表達我自己,而搖滾樂正好是我出生這個年代的媒介。尹韜說他喜歡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到本世紀初的劇場體驗,那時的劇場里憤青居多,思潮涌動,凈是要表達自己的人,尤其在小劇場領域,當時中國戲劇的創作者,一如西方小劇場運動主張“反傳統、反商業”一樣,創作出很多雖表達稚嫩,但熱血沸騰的作品。恰似“旁若無人的青春,不計代價的囂張;沒有前提的緣分,奮不顧身的癡狂……”。但隨著時代的發展,就像中國搖滾樂“老炮”們即便組團上《我是歌手》,想獻給年輕一代《禮物》,90后的消費群體依舊不買賬一樣,在劇場里講情懷、談人性,式微已是必然。但尹韜說他好在不以話劇為生,只要干別的還有飯吃,在劇場這片精神凈土里,他就繼續守舊下去,哪怕概率如“一年當中只有一天”,那在這一天也得“不顧現實,只談理想!”

  不知哪里又調動來了荷爾蒙,尹韜在年近半百之年又創作了話劇《命中注定》,他說《命中注定》不是致青春,更不是憶青春。看完戲,觀眾的情緒不會是懷舊、感傷,而是血脈賁張,仿佛青春附體。不信,觀眾可以進劇場和他的戲較量較量。

  《命中注定》其實是復排戲,八年前,尹韜編導了他的古典愛情悲喜劇第二部《天作之合》,于2008年12月在北京首演,該劇至今還以版權購買形式作為一些國家院團的保留劇目。

  八年前《天作之合》的男主角穆居易由大鵬扮演,演出時他還沒有聲名鵲起,之后的幾年,他憑借《

上一篇:“謀殺電視機燒腦之旅”完美落幕 籌備全國巡演
下一篇:《新葫蘆兄弟》登上海ET聚場 喚醒童年回憶
新疆18选7开奖结